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智高彩泥 >> 正文

【江南小说】死亡笔记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本故事八分虚构,二分真实,如有雷同,纯属复制粘贴。

一、江南文友会

今年六月初,刚刚完成学校的毕业论文答辩,正好赶上江南社团的文友聚会。说来也巧,原本和尚等人在半年前就组织过一次西湖聚会,后因种种原因大家都没有去成。和尚也因此感到不好意思,正好赶上虚幻和哪里天涯同时到张家界出差,于是乎,便决定组织大家去湖南黄龙洞游一番。

时间仓促,到会的人不是很多。我下火车的时候,哪里天涯、虚幻,林小溪三人已经到了。天涯手上写有“江南烟雨文友会”的红旗迎风飘动,十分显眼。虽然大家没有见过面,却像相识很久了一般,彼此寒暄几句,我问:“就你们三人到了吗?”小溪说:“若水姐姐说来不了,小末姐姐是十一点的火车。”我点了点头,这时,忽听见身后有人喊我们,回头一看,却是阿悟到了。

阿悟的个儿不高,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短裙,一脸清然写在脸上。我笑道:“早姑娘,早啊。”阿悟说:“都十点半了,还早呢。昨天一觉睡晚了,结果没赶上火车,后来又要改签,太麻烦了。咦,我师姐还没到么?”虚幻说:“快了,九姑娘是十一点的车。”

这时,天涯扬起手机,对我们说:“泽说他在黄龙洞的‘双门迎宾’前面等我们。”我说:“啧啧,这神牛,相当有超前意识。”在等小末的时间里,我们在一起开着玩笑,小溪忽问:“破寒大哥怎么还没到?”我也觉得奇怪,这次活动是他发起的,我们都到了,他居然拖到现在还没见人影。天涯说:“我打电话问问。”

电话没人接。天涯摇了摇头,这时,火车到站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个娴静大方的长发女孩正在门口张望,小溪问:“那是小末姐姐吧?”阿悟说:“应该是。”招手道:“师姐,我们在这里!”那女孩一回头,即笑着跑过来,果然是消失若默到了。

我说:“末姑娘,你面子真大,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等你一个人。”小末白了我一眼,说:“活该,谁叫你来这么早的?”众人一起大笑。虚幻道:“现在就差和尚了。”我说:“这和尚,八成还在睡觉呢。”小末说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都睡到十一二点才起床吗?”我说:“末啊,咱们好不容易聚一次,你能不揭人家的糗事吗?”小末道:“好吧,给你留点面子。”

当下计议说定,不等和尚了,等和履泽会合再说。几人一道坐车到了黄龙洞大门,履泽背着个旅行包,正在门边等候。看见我们,很是亲热。说道:“门票都给你们买好了。”又说:“你们都弱爆了,来得这么迟,我等了好长时间。”天涯问:“泽,看见寒了没?”履泽一脸惊奇,道:“和尚没跟你们在一起吗?我打了他三个电话,都没人接。”我说:“奇了怪了,这和尚,不是被哪个妹子缠上了吧?我来打电话试试。”

“嘟——嘟——”两声,电话通了。我做了个“你们都弱爆了”的手势,电话一通,我便问:“和尚,你在哪呢?就等你了。”电话那头,和尚气喘吁吁的,像是刚从水里爬出来一般,问道:“你们在哪儿?”我说:“我们在黄龙洞大门口呢。”和尚说:“我……我不去了。你们玩吧。”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急急道:“对了,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去鬼洞!”

电话到这里断了。再打,和尚已经关了机。我心头疑惑:和尚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千万不要去鬼洞?”而他竟然连用了三个“千万”?小末问:“喂,树上的,和尚怎么说?”我放下电话,说:“和尚不来了。”

履泽一阵嘘声,说:“以后可以找这个理由来打击和尚了,你们都别帮他,看我回去怎么收拾这货。”当下几人便进门而去,沿路经过前厅,宝塔峰,小溪和阿悟都显得很兴奋,履泽就像导游一般,将景点介绍得头头是道。却说:“我这也是第一次来。”惹来一阵白眼。

我一路上一直在思索和尚的话,考虑要不要告诉他们,景点再美也没心思欣赏。小末细心,发现了我的反常,问:“小侯,你干嘛呢?怎么像蔫了一样?”我回道:“你才蔫了,我这叫思考人生。人生,你懂不?这么高深的问题跟你说了也白说。”小末“切”了一声便又自顾玩去了。

二、仙女洞的传说

下午四点半左右,到达龙宫大厅。据说龙宫大厅是黄龙洞最大的一个厅,是一个全天然的溶洞结构,底面积14000平方米,气势磅礴,粗犷宏伟,众多石笋拟人似物,惟妙惟肖,千姿百态,异彩纷呈。我们在龙王宝座前的休息椅上落脚。小溪一个劲的叫累,说:“我没走过这么多的路,脚都磨起泡了。破侯,来给为师的捶捶腿。”履泽却似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偌大龙宫里,就听见他一个人谈天说地的声音。

我说:“神牛,问你个事,你知道鬼洞吗?”履泽说:“鬼洞?知道啊,就在前面天书宝匣下面,照咱们这个速度,明天上午就可以到了。你问这个干嘛?”我便把和尚的话说了。众人听了,均不胜惊奇。小末说:“小侯,你不是又有什么古怪的小说构思,故意拿来吓唬人的吧?”履泽却说:“这个鬼洞,确有其事。”我们便催促履泽快说。

履泽说道:“其实鬼洞在很久以前,并不叫鬼洞,而是叫仙女洞。早在三千多年前,湖南一带有两个非常强势的部落,一个叫夜塬,一个叫青女。夜塬部落十分强大而青女部落相对弱小,夜塬的国王在统一了其他一些小部落之后,便开始攻打青女,但青女部落也不是好对付的,依仗着张家界奇特的溶洞地势多次逃出生天,几次下来,夜塬不仅没有打败青女,反而自己损失惨重。后来,夜塬的国王知道轻易打不下来青女,便改变了策略,改用和亲。

当时夜塬的国王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儿,叫做夜莺。夜莺从小能歌善舞,据说九岁的时候于花园唱歌踏舞,居然让百花在严寒的冬天竞相开放。有相师曾说,此女子身上妖艳之气太重,久留必祸国殃民,因而尽管生得倾国倾城,国王却并不喜欢她。

到了十二岁,夜莺出落得更加楚楚动人。上门求亲的人很多,但都被国王拒绝了。其后一年,夜塬与青女开战,一打就是三年,后来被迫不得已采取和亲。夜莺作为夜塬国的公主出嫁,却没有想到这其实是夜塬国的一个阴谋,想借此机会引出青女的主力部队,并一举歼灭。

夜莺知道这个阴谋后,觉得如此杀孽太重,生灵涂炭,所以在途中救走了青女国的王子,但青女国王仍然被夜塬的士兵杀害。这样一来,青女国认为夜莺是这次阴谋的主使,不仅害死了国王,还掳走了王子,所以一定要抓住她为国王报仇。而夜塬则怪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也是容不得她。

夜莺救出青女国的王子后,也是不敢露面,整日躲在一个山洞里。王子惊诧于夜莺的美色,倒也十分开心。夜莺知道这人是自己的丈夫,虽然对他没有感情,仍然尽心服侍,闲时便唱歌跳舞,洞中生活,倒也快似神仙。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一日,王子出外游玩,见到有逃难的人,便问及父亲近况,方知父亲已经过世多时,国王被杀,王子失踪,青女国大乱,夜塬势如破竹,一举攻陷王城,短短两个月时间,青女国便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听到这个意外,王子心性大变,觉得这一切都是夜莺造成的,将一切仇恨都转到了夜莺的身上,但他知夜莺身负异能,所以不动声色。一天,王子在山外自伤身世,正巧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路过,说自己是神仙,王子便将自己的苦衷如数相告。那老神仙说:“这女子原本是天上鸟妖所化,落到凡尘祸害人间,想除掉她不能硬拼,只能智取,在你们居住的山洞顶端,有太乙真人留下的一部镇妖天书,你去把它挖出来,就能镇住夜莺的妖术,到时候你就可以报仇了。不过切记这一切千万不能让那妖精知道,否则前功尽弃,还有性命之忧。”

王子听罢大喜,当即天天扛着锄头去山顶,夜莺问他去干什么,王子却不说,只说出去开荒种地,夜莺也没有怀疑。挖了半月之久,山顶果然有一个巨大的天书宝匣,上面刻满了奇怪的符文。这时,老神仙出现了,在那符文上一点,登即黄光闪出,光芒万丈,说:“现在那妖精法力被封,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王子谢过神仙,回到洞中,夜莺果然全身无力,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王子便露出本来面目,数落夜莺的罪行,不管夜莺如何分辨,总是不听。狠心的王子竟然将夜莺的手脚筋全部挑断,并且把她的皮活生生剥了下来,自己拿到夜塬国领赏去了。

夜莺却并没有死去,伤心欲绝的她在王子离开的时候发下诅咒:凡是进洞的人,定会死于非命!王子找了几块大石头将洞口封起来,回到夜塬国,夜塬国王本就恼恨夜莺破坏自己的计划,见到夜莺已经遭到报应,大喜之下,命人将夜莺的人皮塞满稻草,挂在城头示众。王子满以为自己这番立下大功,可以在夜塬加官进爵,没想到当天夜里,就被夜塬国王派人潜进驿馆,乱刀砍死了。

其后几年,天灾不断,先是三年洪灾,紧接着十年大旱,有人在夜里能听见一种奇怪的鸟儿在树梢鸣叫,声音凄惨,像是在叫人的名字一般。有人说,这是夜莺的怨气不散,迁怒于夜塬国。国王请法师做法不灵,最后不得已命人去夜莺埋骨的山洞里烧香上供,打开山洞的时候,竟然发现夜莺的尸骨仍然鲜光如初,没有一点儿腐烂的痕迹,众人以为是神仙下凡,便磕头烧香,果然第二年便是个大丰年。从此以后,这个洞便被称为仙女洞,但凡消灾攘福,都要来这洞里祭拜一番,这个习俗一直保留到了宋朝时候。”

履泽说到这里,阿悟说道:“泽你太神了,师尊说你是神牛果然没有说错,我太崇拜你了。”小末却当头泼冷水,说:“这个王子真心不是个东西,人家姑娘对他那么好,居然这样恩将仇报。不过神牛你说了这么多和鬼洞有什么关系?”履泽嘴里“啧啧”道:“智商是硬伤啊,你还没听出来么,这个仙女洞就是鬼洞啊。你还记得夜莺死之前下的诅咒么?”

虚幻问:“凡是进洞的人,都会死于非命?”履泽说:“你知道那几个打开洞的人最后的下场么?全部死了!而且死状非常之惨。后来陆续有一些进洞的人,都没有个好收稍,不到一个月时间全部交代了。民国的时候有几个国民党官员误打误撞闯进洞里,最后也不明不白的死了。从此以后,鬼洞的传闻就传开了。70年代,有几个探险家想进洞探索,结果不到半个月时间全都死于非命……小侯你老是看着我干嘛?”

我说:“我在看你的脑袋是用什么做的,里面装了百度搜索引擎吗?怎么什么你都知道?要不我到你头上点com试试?”履泽道:“毛线,这些东西你上百度都找不到,我是前段时间无聊在一本地方志史书上看见的。”

林小溪吐了吐舌头,说:“泽,你说得这么吓人,是真的还是假的?”履泽说:“真假不知道,反正这样的好地方,既然来了,就不该错过。”我说:“嗯……皇兄此话正合我意。末姑娘,你怎么看?”小末说:“你都敢去,本姑娘怕什么?”天涯说:“我也去,看着你们玩,我也高兴,大家都去吧。”

我问:“早姑娘,你说呢?”阿悟说:“师姐去,我就去。反正有侯在,女鬼找你也不会找我。”我转头看向虚幻,虚幻说:“小侯,你不用问我,你们敢去,我就敢。”小溪急道:“你们都去啊,那谁陪我玩?”天涯道:“小溪,一起去呗!”

林小溪说道:“破寒大哥都说了,叫不要去鬼洞,你们不听话,要是真有诅咒怎么搞?”小末一脸悲壮的模样,说道:“小溪,怕什么,真有诅咒,咱们这么多人陪你死呢。”我骂道:“死末,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要死你死,谁陪你。”小溪说:“反正要去你们去,我不去,我从小就最怕黑了。你们谁留下来陪我?”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到了我身上,我问:“干啥干啥,没见过帅哥吗?”小溪说:“侯儿,我头晕。”我没好生气的道:“晕你妹。”小末说:“树上的,对妹子你就不能温柔点?小溪交给你了,我们去游山洞,你陪小溪啊。”我一脸苦相,说:“你们!有这样欺负人的吗?”履泽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小侯,责任重大,你就认了吧!”

三、鬼洞探秘

当天晚上游完迷宫,大家都叫累,找个宾馆就宿下了。履泽一个劲的抱怨住得如何如何不舒服,收费还收那么贵,结果睡得比谁都香。我却没有睡意,一个人走出房门,来到阳台上吹风。

远远瞧见有一个黑衣女孩趴在栏杆上,夜风忽起,长发飘飞,正是小末。我走上前去,说:“咳咳,这么晚还不睡,在想帅哥呢?”小末见我来了,说:“一边去,我睡不着,出来走走。”看了我一眼,问:“你又干嘛来了?”我装可怜道:“破溪不让我和你们一起去鬼洞,我伤心呢,不行吗?”小末道:“这个可以有。不过有妹子陪你,你应该高兴才是啊。”我说:“你吃醋啦?”小末“切”一声:“我吃你醋?想得美你。”

小末问:“小侯,你说那个鬼洞的传说,有几分是真的?”我问:“那个诅咒啊?”小末一脸期盼的看着我。我说:“百分百啊,你要进去了就会死于非命你信不信?”小末拧了我一下,啐道:“破侯,还以为你是好人呢。”“啊呀,痛啊,姐姐……”我叫道。小末理直气壮:“谁叫你吓唬我的?好吧,看你可怜的样子,明天从洞里给你带几件纪念品总行了吧?夜莺的牙齿要不要?”我说:“你真狠心。算了,我看你就以鬼洞为素材,写篇小说给我,让我当主角,这个不过分吧?”小末说:“这个嘛,倒可以考虑考虑。”

癫疯病该怎么治疗
羊癫疯医院哪里最好
软化灶引起癫痫怎么治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