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叶梓萱被强吻照片 >> 正文

【流年】情比金坚(岁月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老丁看上你了!”嗯,老丁看上我了。用不着小贾姐提醒,我自己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虽然我通常反应很迟钝,但是老丁总有办法让你变得聪明机敏。老丁的店就在我们店旁边,专门做门窗加工营生,他以前是我们店里的常客,可自从厂家的推销员下来走促销之路以后,老丁就不从我们店里拿玻璃胶了。

我来了之后,老丁渐渐把采购方向又转了回来。俗话说“无商不奸”,我们老板娘自然无愧这个称号,每逢老丁来店里买完胶走后,她便笑吟吟而又意味深长地跟我说,可惜你已经结婚了,要不然真可以和老丁凑成一对儿,老丁自从死了老婆之后,已经单身好多年了。这话让人怎么听都有拿我做交易之嫌。不过,她这话一般只能说到这儿,小贾姐一准儿给她呛回去:凑什么凑啊?没看那老丁多大岁数了,和小潘她爸年纪一般大了,要是结了婚,也得守活寡!我得承认,小贾姐这家伙为了保护我,真的啥话都敢往出冒。好在老板娘脾气尚好,不然她早被开除了。

讲到谈话的技术,其实我比小贾姐强不多少,成天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总信奉“心底无私天地宽”,谁来了都敢开玩笑。老丁就是这么被我招惹上的,实际上他也很被动很无辜,真应了那句:躺着也中枪。起先,他也就是趁着老板娘不在店里的时候来串个门,也是天性爱闹,明明一口河南腔,硬说我这个辽宁人是他老乡。就这么的,一回生两回熟,开起玩笑来便没大没小,没了界限。

老丁说,丫头性格这么好,要是没结婚,我咋说也得拼了老命追求你。小贾姐便打趣说,那你现在追求也不晚,结了婚还能离嘛!人一旦把某件事当了真,义无反顾的劲儿真的会让人吃不消。老丁问,丫头,我真追求你,你敢答应不?我打着哈哈回应,这我也说不准。本来嘛,顾客就是上帝。我有理由怠慢上帝吗?于是顺理成章的,我们就把这个前客户给拉了回来。

【二】

小贾姐有时开导我,潘儿,如果我是你,不妨考虑一下老丁。我就佯装打她,有你这么当姐姐的么,想让我犯重婚罪啊?小贾姐便叹口气,就你那个老公,除了会喝酒,会打老婆骂孩子,还会干什么?他要是真爱惜你,也不会老借酒撒疯儿和你闹离婚了!我苦笑,姐,话不能这么说,他酒醒之后不也死活不离婚嘛!每当这时候,小贾姐就生气,妈的,这种男人要来干嘛!接下来必定是一阵沉默。

这种男人,再不济也是个男人吧,常年在工地累死累活的也不容易。我常这么想。好歹,在我没钱交房租水电的时候,即使他再闹,酒醒之后也不会见死不救。见死不救这个词,用在这儿,似乎太过夸张,但我却丝毫也不觉得。我们俩结婚十年,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生活在咕咕嘟嘟沸腾着,我已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不然早就灰飞烟灭了。

洞悉了老丁的意图之后,我尽量躲着他。他来店里买胶,我就假装在里边理货,外面的事儿全权交托给小贾姐。老丁当然不傻,每回都在柜台边操着一口河南腔儿喊我:“老乡,你咋不理俺哩?俺是上帝——再不理俺,俺告诉嫩老板娘,炒了你这条小鱿鱼儿——”小鱿鱼儿的尾音拖得忒意味深长,小贾姐就在旁边肆无忌惮地笑。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但我确实怕他打小报告,只要他无意间说漏了嘴,我的饭碗就有可能不保。像我这样的年纪——三十三岁——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一没学历,二没样貌,三没工作经验……而且还带着一个孩子,只能做早八晚五或者钟点工的工作。我有心想做个小买卖,可又愁没本钱。

老丁的攻势越来越猛烈,几乎把我们店当成了自己店。有时来人买货,他也帮着卖货,不伦不类的,让人好不气恼,但却只能装聋作哑。我们除了死工资,多半还是得仰仗提成,少一个客户就少一个财神爷。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像招财猫一样,对着客户的衣兜频频招手。老丁也是吃定了我们这一点,让我们有口难言。

还有他那接二连三的邀请,来的很突兀,今天说请吃饭,明天说看电影,要不就要领着我们俩儿去逛街。小贾姐说,潘,甭听他的,说这些都是白扯,当今社会谁最亲?你到大街上访一访,人民币最亲!真要想和你过,就让他来点儿实惠的。

我可不敢向小贾姐那么生猛,万一引狼入室,那可就是万劫不复啊!我们高中老师送过我们四个字儿:淡而无味。可不是说平淡无奇、没有味道的意思,老师的意思是——淡之,使其无味——我想,只要自然巧妙地避开这一点,就不会产生什么冲突。

有时候,实际情况总是事与愿违。也不知道老丁是抽了什么疯儿,连续三天,早上给我和小贾姐各买一碗八宝粥;中午就给我们俩儿一人买个盒饭。小贾姐自是没啥说的,她巴不得我和老丁走到一起呢。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寻思怎么也得找个时间和他说清楚。这是什么事儿啊!一个老光棍儿,青天白日地给两个女人送盒饭,你有个由头也行啊!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这是唱的哪一出嘛!周围几个店里的人,这两天像雨后的蘑菇一样,但凡是谁看见老丁进了我们店,一准儿烽烟四起,一会儿工夫大家就全都冒出来了。我可不能就这么含冤莫白地被挂上水性杨花的美名。

【三】

多年的商场熬成精。还没等我去找老丁,他就主动找我——当然不是承认错误,而是送我回家!

老丁开着车追上我,执意要我上他的车,而我坚持要坐公交车。我明白,一旦上了车,跟上了贼船是一个道理,想下来不容易,即便下来了也是个贼。我猜不透这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心里究竟打着什么小算盘,想不明白我这样一个女人有什么值得他心动的。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材没身材,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怎么看自己的形容怎么像一支雪糕,而且是一支被人舔化了一半的雪糕。那天,他竟然把车锁在路边,当真陪我坐起了公交车。他跟我说,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对什么人也没感觉,单单是对我动心了。我笑笑,不置可否。他生怕我不信,发誓似的举起右手,再重申一次。手放下时,有意识地搭在了我的椅背上。

我厌恶老丁的这种伎俩,果断地告诉他:我有家庭,而且并不想离婚。我劝老丁死心吧!老丁却说:天下无难事,只要肯攻坚。呵呵,还攻坚,攻吧,不怕死的就攻呗。

我下了车,老丁也跟着下车。原本我倒没觉得他那两颗焦黄的大兔牙有什么难看,可今天越看越恶心,仿佛两块臭烘烘的脚趾甲长到了不该长的地方。原本就眯缝的小眼睛,此刻更显得色眯眯的。我赶紧打发他坐上了回程的公交,望着车子渐行渐远,我才放心回了家。可不能让他知道我居住的具体位置!这种人,一旦招惹上,甩都甩不掉。这世界已经够污浊不堪的,我不想再趟浑水。

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事儿学给小贾姐。小贾姐笑得前仰后合。我说,不带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哈!小贾姐说,那有什么呀?多个朋友多条路。你何苦得罪他呢?也许以后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呢!

我白她一眼,故意问她:姐,你说老牛吃嫩草,它啃得动吗?小贾姐拍了我一巴掌,你这死妮子!老牛吃嫩草,全凭牙口好呗!

我一下子想起了老丁那两颗突出的门牙,瞬间打住了话题。中午还要吃饭呢!

打从我明确拒绝了老丁之后,我确实过了好多天安生的日子。老丁照常到店里买东西,但却不再花言巧语。我们还是敬他如同上帝,念他如同财神。

可是,生活并不会因为你的认真努力而变得温婉多情。它总是设下很多埋伏,让你走着走着,不经意间就触上一个雷,不炸得你血肉横飞,也会皮开肉绽。

我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眉头瞬间皱成个难过的川字。我心里清楚,只要电话接通,我们一定会争吵。可是,我又必须得接。我有什么理由不接自己老公的电话?

和小贾姐猜得一样——我和一坨烂泥在说话——他已经醉到说胡话的境界了,但还是死死抓住电话讲起没完,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忘得干干净净。我曾很努力做到云淡风轻,实际上,踩着一坨狗屎,即便你清洗了,也会跟着臭很多天。

小贾姐使眼色示意我把电话挂断,我没有照做。她太不了解我老公了,如果我挂断了电话,他会打起来没完没了。没准儿,一个激灵,酒就醒了,立马就能坐车回来。到那时候,我就不光是挨骂这么幸运了。

我按照惯例,把手机放在柜台上,任其自说自话。小贾姐则不忍地踱出门外晒太阳去了。

阳光真好。含着一丝深秋的意味,透过玻璃窗暖暖地照在我身上,我在它无私地胸怀里,看得见尘埃在快乐的舞蹈,轻盈而又飘逸。如果可以,我也想做这样一粒尘埃,自由自在,在阳光下,随风飘摇。

电话里喊声大起来时,我就知道是需要我回应的时候了。我便马上抓起手机答应着,什么什么?没听清,你再说一次?于是那头便又重复起刚才的问题。我尽量避免话不投机,但十有八九都是以争吵做结束语。

快要交房租了,一月1200元,一个季度3600。再加上孩子托管班的费用、学校的饭费、美术班、朗诵班、英语班……统统算下来,我又要付出将近一万元。我每月两千元工资,算上提成也不到两千五,只能维持每月的基本消费,连买件衣服都要精打细算。

我必须哄着老公,供着这台自动提款机。虽然,我曾经差点死在他酒后的魔爪下……

【四】

老丁沉寂了许久之后,又把旧话重提。这回,小贾姐不让我说话了。她对老丁进行了一番“刑讯逼供”,上演了一出闹剧——

丁老板,你成天说对我们小潘好,光说不练能行吗?

小贾,你说吧,要我怎么做,小潘才能接受我?

你听过“情比金坚”吧?

听说过,怎么了?你放心吧,我对小潘的感情是认真的,一定会比金子还坚硬,不可动摇。

我们小潘要的就是这种比金子还珍贵的感情。丁老板,你没想想怎么才能让小潘感受到这份珍贵吗?

怎么感受?小贾,你教教我,我亏待不了你!

哈哈。既然是情比金坚,那你为啥不用金子来证明一下呢?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不时兴你创业时空手套白狼那一套了哈!

这样啊……我一直以为小潘不是一个物质的女人呢!

嗯,对啊。小潘确实不是那种女人,但是这个社会太复杂了,一个人要打动另一个人,必须得有所付出吧?你说呢,丁老板?

嗯嗯,你说得对!我考虑你的意见。

事后,我揶揄小贾姐像极了电视里的老鸨子,极力推荐自己手里的姑娘。小贾姐并不生气,她一心巴望我离婚不是一天两天了,正好趁此证明一下老丁是否真心。如果老丁肯为我付出,小贾姐会更加努力地劝说我离婚的。

我也并不生气,只当这是一场闹剧,希望老丁早点谢幕。可是,没出两天,小贾姐告诉我:老丁说忙完了这一段就去给我办张储蓄卡,直接把钱打在里面。然后带我去买几件衣服。他要证明,他真的对我情比金坚。

我还没做出回应,小贾姐就从柜台下的一个纸壳箱里变魔术似的拿出一箱纯牛奶、两个大礼包,还有一包水果。她说是老丁买来给我儿子吃的,一点心意,没别的意思,让我千万收下。

我和小贾姐相持了好久,终于没拗过她,忐忑不安地把这些炸弹拎回了家。

【五】

老公果然又打电话跟我闹离婚了,但这一次,他没有骂我们家祖宗八代。上次喝得烂醉没闹起来,这次趁着微醺的状态赶快补上。我也又一次同意了他的要求。他说,第二天就回来办理手续,并且恶狠狠地告诉我一定要等着。凌晨一点左右,他又给双方父母都打了电话,通知他们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说,我等着,就怕你不办呢!从小到大,我身上有很多东西都发生了改变,唯独这份儿倔强,一直没变。

妈安慰我说,不要紧,你别上火,他不能和你离婚,要离的话,早就离了,也不能等现在。妈说,他闹了这么多年,哪一次来真格的了?

我说,妈,我不上火。该想开的是你,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想怎么做,我都由着他。你别担心我养不起孩子,这回要是离婚,我也不要孩子了。

公婆也打电话来劝慰我:知道俺自己家孩子一喝酒就不是人了。你别和他一样哈!日子该过还得过,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再说,他哪次不是闹闹就完了,不当真的。

我说,爸妈,当了这么多年的媳妇儿,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我也没别的要求,就希望你们劝他和我离婚。你们要是真为我和孩子好,就让他放过俺娘俩儿。他一回来,俺们打心眼儿里害怕。

我为什么要两套说词?我自己都钦佩自己,隐约听到了精神分裂的节奏。为了让爸妈放心,为了自己能够早日脱离苦海,我已经茫然无措了,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干什么,究竟该说什么。

十年前,我就曾经天真地以为,人人都有改好的可能。可是,十年后,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相信和我同床共枕的这个男人。他曾经说了多少次戒酒,多少次会改过自新,别说他自己记不住,连我都记不住了。

这次打电话提出离婚,就因为又到了掏钱缴费的时候了。他不是没钱,他说:我的钱,我还得留一些自己花,给你只是有数的几个钱。我习惯了他这样自私自利,他是出名的败家子,怎么能顾得上别人呢?后来他自己越说越生气,觉得自己受了十年的委屈,无处发泄,干脆老婆孩子都不要,一了百了。

癫痫的诊断方法是什么
癫痫患者早期如何诊断
山东癫痫病康复中心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