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阳光碎片 >> 正文

【流年】双人床上的单身女人(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午夜零点半,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电脑屏幕发去幽亮的光,孟佳丽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上的对话框,点下了确定键,发出了一条消息,“颜安,在吗?”

她曾经是个独立且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却没想到一路走来走到现在却迷茫了。她现在终于体会到颜安当初决定与宋程结婚时的心情了。关于未来,那个你即将托付终身的男人,你不得不产生质疑,尤其是这个男人或许永远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你却不可自拔的时候。

对话框里蹦出一条消息:

“我在,佳丽,好久不见。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颜安,我突然很想你。看到你那么幸福,我突然觉得或许我一直都错了。我现在觉得很难过,很难过。”孟佳丽打字的手有些抖。

对话框静止了片刻,传过来一条消息:

“佳丽,如果真的难过,就离开他吧!”

孟佳丽看着颜安发过来的消息,苦笑着敲下了键盘:

“你都知道了。”

“佳丽,这段感情一开始就错了,所以你才如此痛苦,不如快刀斩乱麻。”

“颜安,很晚了,我睡了。”

可我很爱他——孟佳丽最终没有敲下这行字,她知道她和杨志峰之间的感情没有资格说爱,可是这哪能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晚安。”

孟佳丽关电脑前收到了颜安的回复。还好,颜安还把她当朋友。

颜安和宋程曾经是她的同事,杨志峰是公司的老板。颜安是后来公司的,宋程身体不好需要吃一辈子药的那种。宋程的父亲是公司元老,杨志峰为了留住宋程的父亲有意撮合颜安和宋程,孟佳丽觉得对颜安太不公平,所以私下找颜安谈了希望她考虑清楚,颜安虽然选择了和宋程在一起却感激孟佳丽的以诚相待,与她成了很好的朋友。

电脑关机后,孟佳丽在阳台站了一会儿,她觉得好过一点了。这个秘密就像一个大石头一样压在心头。她做了第三者,从前她最不耻的那种人,最初的时候她只觉得快乐,不明白道德的重量,如今她明白了,却又无法放下,痛苦的只能是自己。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张床很大,是杨志峰买回来的,孟佳丽很不喜欢,因为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很孤独。

最后孟佳丽把沙发上的大棕熊抱到了床上,在大棕熊的怀里睡着了。大棕熊是杨志峰买的,杨志峰说他不在的时候让大棕熊代替他陪着孟佳丽。

第二天孟佳丽一到公司,杨志峰就找来了,他说让孟佳丽换上礼服陪他出席子公司的发布会,说是子公司,其实就是给杨志峰小姨子琼花开的新公司,孟佳丽是很不喜欢掺和这种场合的,但是挨不过杨志峰好话哄她。

发布会散场后的餐会上,琼花拉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站在了孟佳丽的面前,“佳丽,这是我公司新招的副总,年轻有为,刚在市区买了房,关键是还未婚,看到他第一眼,我就想到你啦!”

琼花热情地拉着孟佳丽的手,旁若无人地大声说着。

孟佳丽的手被攥得很紧,她挣脱不开,只能尴尬地接受琼花的好意,她曾偷偷看远处的杨志峰,他站在不远处与几个老板谈笑风生,似乎没注意到她的窘况。

“花姐,佳丽小姐这么漂亮,怎么能没有男朋友?”年轻副总说。

那个副总三十出头,面容精致,谈吐也很优雅,但是孟佳丽看他总有一种油腻腻的感觉,而且总觉得琼花对他似乎太过亲密。

“我看她通常都是一个人,佳丽,你是不是没男朋友?”琼花认真地问道。

孟佳丽有些尴尬地说:

“工作挺忙的,一直没时间谈呢。”

“看,我说对了吧!遇到我们佳丽,你这是交了好运了。”琼花对着副总说道。

“谢谢琼花姐。”那个副总喝了一口酒,眼睛却在上下打量孟佳丽。

孟佳丽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手下意识捂住了胸口。

“那个你们聊着,我那边有两个朋友,我去一下。”

琼花看看两人,觉得看出点什么,于是借口离开了。

琼花离开后,孟佳丽更是觉得如坐针毡,有一搭无一搭地跟副总回话。那个副总也是个识趣的人,说了几句话就看出来孟佳丽对自己没那意思,也就离开去搭讪别的女同事了。

餐会结束后,孟佳丽在酒店门口等计程车,碰到了杨志峰开车离开。

“小孟,路上注意安全。”杨志峰对她说。

“会的,谢谢杨总。”孟佳丽微微点头,表现得毕恭毕敬。

杨志峰的车开走后,孟佳丽才上了一辆计程车。

“小姐,去哪儿?”计程车司机问。

“去丽水蓝湾。”

车子在一座高档小区门前停了下来,孟佳丽下了车,走了一段路,在5号楼前停了下来,她进了电梯,按下了16楼。孟佳丽一路走得有些快,她进了门,就开始收拾屋子,还喷了香水。

孟佳丽收拾完,等了不多一会儿,门铃响了。她打开门,是杨志峰,他身上还穿着餐会上的那套西装。

孟佳丽扑进他的怀里,嗔怪着说:

“怎么这么晚!”

“我多兜了两个圈。”

杨志峰的双手摸上了孟佳丽的臀部,他的眼睛里有火,那是不掺杂感情的欲望之火。

“佳丽,你今晚很漂亮。”

杨志峰说着这句话把头埋进了孟佳丽高耸的胸部,孟佳丽的情绪高涨起来,心却沉了下去。

“佳丽,我爱你。”

杨志峰把她抱到床上,脱掉了她的裙子。孟佳丽曾试图拒绝,却被杨志峰一句梦呓似的话语击退了防线。当杨志峰在她的身体里面的时候,她似乎感受到了他对她的爱,只是太少了,少到他从不肯在这过夜,少到他必须回家,因为家里还有一位正宫娘娘,不然无法交代。

孟佳丽突然觉得难过起来,她躺在杨志峰的胸口,听着他平静有力地心跳声,克制着悲哀问他:

“志峰,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

“你的爱就是这样偷偷摸摸?就是送我一张大床方便你泄欲?就是每夜必须回家,留我一个人孤独到天亮?”

孟佳丽几乎嘶吼着说出这句话,然后不可抑制地哭了起来。孟佳丽最初和颜安一起租住了这套公寓,后来颜安辞职结婚搬出了公寓,孟佳丽刚好涨工资,因为住得习惯了于是一个人续租了下来。

第一次和杨志峰捅破窗户纸,是颜安走后不久的一次公司晚宴上,杨志峰送她回家,孟佳丽出于礼貌邀请杨志峰上楼坐坐,没想到杨志峰答应了。孟佳丽对杨志峰有好感,颜安都看在眼里,她曾经开玩笑打趣过孟佳丽,孟佳丽从没想过要做杨志峰的情人,况且她感觉不到杨志峰对自己有那方面的意思。

那天,就在孟佳丽的单人床上发生了关系,那天完事后杨志峰说孟佳丽的床很小,第二天就定制了一张大床送了过来。最开始的时候孟佳丽觉得很快乐,她在那张大床上尽情地滚动,三百六十度旋转都不会掉下去,可是日子久了,尤其是杨志峰从不在这过夜,这让孟佳丽饱尝思念的苦果,尤其是杨志峰离开后渐渐退却的温度让孟佳丽倍感痛楚。

杨志峰搂住她,说:“你今天怎么了?你一直都很乖的,我……你理解我的。”

孟佳丽沉默了,他是不可能离婚的,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的不是吗。

“佳丽,很晚了,我必须要回去了。”

杨志峰说着就钻进了浴室,这是他的习惯必须干干净净地回去。很快杨志峰就从浴室出来了,他开始穿衣服,

“今天餐会上琼花姐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孟佳丽是刻意试探杨志峰的反应。

“别搭理她就得了。”

“那个对象还不错,年轻有为。”

杨志峰没有再说话。

孟佳丽突然觉得自己的试探特别没意思,她在渴望什么呢,渴望杨志峰吃醋?或者渴望杨志峰主动结束这段关系?

“我先走了。佳丽,你早点睡。”

这是杨志峰临走前给孟佳丽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的态度很平淡,没有表现出愤怒亦或是不舍的情绪。

杨志峰离开后,孟佳丽缩在床的一角抱着自己,她只是感觉到冷,能安慰她的也只有自己。

孟佳丽看着窗外的夜色,所有的想法在脑海里一幕幕放映,要去把她和老板的关系告诉公司的所有人,要跟老板娘摊牌告诉她她爱杨志峰,或者辞职一个人离开最好有一大笔钱……

孟佳丽突然觉得孤独且挣扎,她觉得她需要一个人承担她的秘密,那个人的最好选择是颜安无疑。她觉得颜安能理解她的,因为她在爱人的选择上也曾经挣扎过。

颜安初到公司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好学上进、心地善良,短短一个月时间就从一个电脑小白熟悉了所有工作软件,孟佳丽也很愿意带她,经过一年时间孟佳丽也从最初羞涩的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与设计部的宋程也算是般配,但是宋程身体不好是硬伤。

当初公司副总看准了颜安,就开始极力撮合,连杨志峰也掺和了进来,颜安那个傻丫头不懂得拒绝,很快就对宋程动了心,对于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姑娘来说,宋程的高大英俊是迷药,一切都紧锣密鼓地推进中,颜安的脸上越来越多的愁绪,孟佳丽都看在眼里,她专门找颜安谈了一次,却没想到这丫头早想好了,她决定嫁。

记得颜安父母来的那天,颜安醉酒了,颜安的父母被安排进了宾馆,从她父母的衣着上能看出她的家庭条件不好。颜安回了住处,那晚她哭了一夜,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大致意思是她必须摆脱过去的生活,她不能回村子里结婚,所以只能选择宋程,至少她能感觉出来宋程是真的爱她。

后来颜安就跟宋程走了,两人在老家开了一个小超市,日子很滋润,颜安业余时间还写小说,经常晒稿费单,还有全国各地旅游的照片,照片上颜安胖了,笑得很明亮。

昨晚她找颜安聊天,很多话还没说出口,颜安就明白了她的处境,孟佳丽突然觉得很难堪,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她害怕颜安看不起她。昨天的聊天她是逃走的,颜安还发过来两条消息:

“佳丽,我知道你当初受了伤,一旦有个男人对你嘘寒问暖,你就感激涕零,但是你仔细想过没有,或许那不是爱情。”

“杨总有家庭,而且老板娘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你在他们中间讨不到好的。佳丽,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是真心为你想的,与宋程一路走来,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孟佳丽细细读完了,她想起当初自己被前男友抛弃,像一只流浪狗一样无处可去,是杨志峰给她一份工作,还对她委以重任,从生活到工作上,杨志峰面面俱到,最初孟佳丽是感激的,可是时间久了,杨志峰的成熟体贴一点一滴打动了她的心,所以当两个人共处一室,不经意间的肌肤接触点燃了那些隐藏在心底的爱意,她爱了,爱得一塌糊涂。

或许只有一塌糊涂这个词能形容这段感情,她最初并没有考虑过结果,考虑过将来,如今才明白这是一条多么绝望的路,她永远看不到希望,或许真的该辞职,离开杨志峰结束这段感情。

孟佳丽打开了电脑,她回复了颜安:

“谢谢你,颜安。我决定听你的,离职,结束这段感情。”

第二天一大早,孟佳丽就把辞职报告交到了杨志峰的办公桌上。杨志峰来找她的时候,孟佳丽感受到了他的愤怒。

“想好了?”

杨志峰坐在办公桌里,头也没抬。

“嗯!”

孟佳丽肯定地点点头。

“你确定真的能适应没有钱的日子?你现在的消费水平并不是你的能力能够养起的,除了高额的房租,还有你这一身的名牌,首饰、化妆品等等,这可都是我给你的。孟佳丽,你别指望离开我,我会给你一分钱!”

孟佳丽吃惊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像不认识他一般。杨志峰还是没抬头,他还在看着手里的文件,对孟佳丽说的话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一丝停顿。

“杨志峰,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志峰的话里话外都在说自己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孟佳丽从没想到自己在他心里竟然是这个位置。

“怎么了?当初爬上我的床就应该想到有今天。好了,你出去吧,我要见个客户。”

杨志峰下了逐客令,孟佳丽无声地笑了,她笑自己的无知,笑自己这么久的挣扎,笑自己把这段感情看得太重,如今看来真的是一个笑话。

孟佳丽走了,从杨志峰办公室出去后,直接走的。

她回到住处,收拾完东西,看到那张大床,想起对门有个新搬来的住户正在装修,她去敲了对面的门,以2000元的价格卖掉了那张床。

那张床是杨志峰花了18000元买回来的,才睡了不到半年。

癫痫病中药治疗方法是什么
广西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
怎样才能有效控制癫痫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