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深圳卫视李湘 >> 正文

【东方】爱情已老去(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爱人真的很卑微,很卑微,我已老去,因为男人和爱情。此后,我若死去,必是因为女儿和疾病。

——题记

我属猫,而趴在我耳边正骚扰我的晴儿,是只死猴子。我发誓在这个早晨之前我一直是一只快乐而幸福的猫。

亲爱的,快起床了,严工说了,要我们八点准时去迎接李总的!晴儿一颗红心向太阳。

我睁开眼,脑袋疼的崩崩跳,死猴子,你好吵啊!

晴儿不怕死的凑过来,利落的把我完成九十度造型,一手拿梳子,一手递给我牙杯,亲爱的,亲爱的,我们一会再睡好不好?

二十分钟后,我在晴儿连推带搡下,总算到了大门口。办公楼前,左边一排像打手,右边一排好似妖精,一秒钟内惊跑了我的瞌睡虫。哎,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就算董事长来了,跟你们有一毛钱关系么?晴儿瞅着我,笑的隐忍。然后一副看我已病入膏肓的表情,嘟囔了句阿门。

我和晴儿住一个寝室,晴儿属于内秀型的,温柔,做事严谨。我是马大哈,丢三落四,脑子经常脱水,两极组合,却奇迹般的完美。我很依赖晴儿,我对晴儿说,下辈子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要了你!

迎接完老总,晴儿像喜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亲爱的,我们李总好帅哦,对不对?皮肤好细哦,是不是?他下车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哦!

帅吗?有吗?整个一三级残废,白了她一眼,我撇撇嘴,花痴!

心里却暗暗敲起小鼓,怎么是他?想起那个夜班,真是倒霉。谁能想到一个老总竟然穿着工作服去化验室聊天,那晚取完样本回来,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跟秀聊天,还以为是哪个溜号的同事呢!自己压根没正眼看他,还玩手机,还睡觉来着,我的天哪!想到这,哪还有心情再睡回笼觉,思绪飘飘,早飞到某个批斗大会上去了。

在郁闷中过完了一个礼拜,然后,在我正要三呼万岁的时候,我的手机收到一条彩信,上面一女,短发齐耳,睡态正酣。附有短信一则:刘新女士,请到我办公室一趟。署名,李开。

晴儿很为我担心,我倒像个等待许久终于等到宣判的犯人一样,长吐了一口气。

李开,我们的李总,南方人,有着细腻的皮肤,优雅的气质,很帅气,一妻两子。在这个小城市已经呆了整整五年,当初的小厂子经过五年的苦心经营,在这个小城市名头很响。这是晴儿为我找到的备案。

我翻她一眼,没好气的问,无……不良记录?

晴儿终究没弄到我想知道的东西,我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气,与李开进行了一次正面交锋。当我感觉自己非常像个小学生一样在李开面前保持立正姿势时,李开却像一个哑巴,只有他手里的笔在桌子上一下一下,跳动着,表示着生命的体征。

晚上回去要给陈若做虾米粥,好久没做了,回家的时候顺便买几个包子。我的鼻子很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仿佛已经闻到粥香满屋。旁边,李开不解的微微皱眉。

我在与李开的对峙中,想着陈若,完全没在意李开探究的眼神。

我的男友叫陈若,我很爱他。我们相恋已经七年,从我做代理教师那年开始。

那年,我22岁。陈若比我大八岁,他是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为了他的事业,他无暇顾及我们的婚事,我一点也不怪他。

我们的爱情开始于一碗虾米粥,他在我的闺蜜家里,第一次尝到我做的虾米粥,有点糊。但是他说,那味道,像家。于是,我便给了他一个家。

我们在离他工作近的地方有了一个小家,大床、衣柜、电视、我和他。

陈若是小学校的校长,但是他想做中心联校的校长。我支持他,我从来不向他提起结婚的事,我用我每个月65块的工资给他织毛衣,给他置办体面的西服,为他熬粥煮羹。我为他褪尽了少女时所有的刺,他说他喜欢我大大咧咧的性格。

我平时住在公司的宿舍,只有礼拜天才回去。我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旋转时,陈若喜欢从后面拥着我,用他的胡子茬我的脸,痒痒的,刺进我心里。他说,我的新儿,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

我的世界渺小的只剩下陈若!

这样的日子在粥里煲了七年,我开始有了皱纹。我的工作换了几次,我们的家也换了几次,我还认识了晴儿。

陈若去年已经做了中心联校的校长,可他说,他还要做教育局的局长。我听到这样的话,没来由的抖了一下,像一条皮筋弹出去又被弹回来。陈若说,新儿,你怎么了?

然后,他抱起我,如以往的任何时候,宽衣解带。那夜,我的身体里漾满了苦涩。

李开拿起报表,看了一眼,心情有些糟糕。他可以肯定自己绝不会是因为那个其貌不扬的女子。那个不识好歹,甚至还有一点点嚣张的女子!怎么会影响自己的情绪呢?不会,绝对不会。

掐灭刚刚点燃的烟,李开甩甩头,匆匆的上楼,没注意到下属异样的目光。李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软软的沙发一下子容纳了他半个身体,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毫不吝啬的温暖着他,很舒服。斜斜的倚在沙发上,那张精致简单的脸在李开的眼前生动起来,李开难以抑制的感觉到全身的燥热。

李总,我是张秘书,您的午餐给您送上去吗?这个张秘书倒是非常的尽职。无奈的笑笑,李离开办公室。

早过了吃饭的点,餐厅里没几个人,李开坐在靠窗的位子,他喜欢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厂子的一大半。餐厅的女招待正看着他窃窃私语,没办法,李开到哪里都是焦点,当然,唯独对一个人例外。

一袭素裙恰在此时闪进李开的眼,齐耳的短发,小巧的身姿,李开的心莫名的跳,跳的厉害。目送着那抹身影,十几年来,李开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了。

元旦了,每年公司都会举办新年舞会,今年当然也不例外。大厅开着暖气,放着柔柔的音乐,除了红酒茶点,还有宵夜,平时穿工衣的美女今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吸引那些男人的眼球。李开坐在角落的椅子里,透过葡萄酒的殷红,他的眼神迷离深邃。

舞会必要的程序已经结束了,李开游移的目光仍然没有搜寻到他渴望的身影。那个女人竟然敢拒绝他的邀请?深深的挫败感像蔓延的晨雾席卷了李开。

我和陈若开始了我们爱的第八个年头,我精心准备了一次晚餐,为此没去参加公司的舞会。我想告诉陈若,我已经三十岁了。

陈若一杯一杯喝着酒,那表情吓坏了我,我摇着他的手说,若,你不要这样,我错了,我错了。

陈若拉过我,紧紧的搂着我,好像要把我揉碎,他低沉而颤抖的说,新儿,不,是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只是舍不得放开你,舍不得。

然后,我坐在地上,听到了八年来,陈若的第一次倾诉。原来,我们所谓的爱情早已经千疮百孔。

陈若有妻有子。陈若哭了。

可再长的眼泪也托不起那些过往,八年,我经历了一场多么缤纷而荒谬的花事!

我躲在宿舍里,一把一把的甩着眼泪,来不及用晴儿递过来的手纸。晴儿心疼的陪着我,无计可施。然后,我睡了三天三夜。

晴儿说李开来看过我几次,说不行的话,就送医院。幸好,我醒了。

我上了李开的车,然后,上了他的床。我问李开,你喜欢我什么?他说,你的纯净还有你的不同。哈哈,笑声从我的嘴里放肆的喷出来,而我的心里就像吃了一颗青涩无比的杏子。

李开说他在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莫名的心动,我懒懒的那样不屑一顾的眼神,我安静的那样清澈的模样,让他总会蠢蠢欲动。

我攀上李开的肩膀,开始诱惑他,性事我并不陌生,八年爱情让我懂得了怎样取悦男人,我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至于我,我想要的,不敢要,也要不起,此生,不复求。

李开是个称职的情人,当然,现在我只能用情人这个词。他会按时接送我上下班,给我买漂亮的我以前看都不敢看的衣服,会在情人节为我送999朵玫瑰花。会在生日时,为我包下整个酒吧,为我开一间总统套房。这样的情人应该炙手可热,我知道,他不只我一个女人。但是,我不在乎。

陈若打电话的时候,我和李开正在餐厅吃饭。李开看了看电话,疯一样的把手机从三楼摔到街上。那是我们相识以来他第一次失控。

在一个小旅馆里,我又一次见到了陈若,三个月不见,他的憔悴仍然让我心疼。我对他,竟然还是那样的依恋,我可以不接他的电话,却无法抗拒他在我面前的示弱,委屈,还有眼泪。我恨他,却在他的拥抱中再次沉迷。

我怀孕了,陈若的孩子。

辞了工作,晴儿帮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我回到了乡下的母亲怀里,在那里,我生下了我的女儿。

李开在晴儿那里得到我的地址,他说他不会要他李开的女儿在这个鬼地方成长。我说,这是我的女儿,跟你没关系。

晴儿眼泪汪汪的骂我是个笨蛋,如果李开认下这个孩子……

襁褓中的女儿已经会笑了,陈若再没有出现过。

我的小院里,从此,不再生长爱情,只负责播种女儿的笑声。晴儿死皮赖脸的要做干妈,她每个礼拜都会过来。每次来,阳光便洒满屋里屋外。

轻微的羊癫疯有哪些表现呢
遗传型癫痫能治好吗
临沧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