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粉红色外套 >> 正文

【白音】 合欢街811号(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接连丢了三个手机,我也结束了我的爱情,一个人偷偷搬到城市的西郊。

永兴街有些旧,有的房子连门牌号也没有。街道两边是一排排的合欢树,在6月的天气里开着淡红的伞样的小绒花。我敲开了街牌56号的二层小楼的门,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皱纹在脸上一条一条地爬。她带我踩着木质楼梯上二楼,吱吱呀呀地响,她在前面小脚小脚地走,时而回过头,让我小心,慈祥而温和。我想,她年轻时一定很漂亮。我问她高寿了,她说整60了。

安顿好,我想起我丢的三个手机。第一次丢手机,米蓓捡到了,然后打了我存储的号码顺藤摸瓜地找到我,这样我们相爱了。丢第二个时,我们正热恋着,我买了新手机,在移动营业厅交了50块钱找回号码。她本来是要我换个新号,我没答应。第三个,丢了以后,我想,是不是这场爱也应该丢下了。

记得买了第三个手机之后,她问我手机号的末尾数811到底有什么意义,为什么我的信箱名字英文字母后也有这三个数字。我告诉她这个数字只是用惯了,没什么意义。米蓓不信。她开始变得很敏感,一点小事就要猜来猜去。

有一次,我晚上很晚回来,米蓓睡着了。我刚躺下,她就说起梦话来,声音很恐怖。她一会惊醒了,给我讲她做的梦,她说梦见一个女人从窗户进来,看到客厅桌柜上我和她的合影相片后恶狠狠地扣翻,然后轻轻地打开她的房间门。那个女人伸着手向她的胸前靠近,她的指甲很长,对她说,她是来掏出她的心喂狗去。再然后,她就在她的胸前一阵乱抓。

米蓓嘤嘤而泣,说,你心里一定有个女人,所以她想来索我的命。说着,她看自己的胸口,几条血印出现在我眼前,她吓得一个劲地往床头靠,嘴里更加语无伦次:是真的,这一切是真的。我再也受不了她的故弄玄虚一个人逃出去,经过客厅时,我看到装着我们合影的小镜框扣在桌子上,我不知道她经心策划这些到底为了什么?那天晚上,我喝高了,丢了我的第三个手机。然后搬到永兴街56号。

一个人发呆时,老妇人进来了。拉些家常之后,想起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她怪异地一笑说了两个字:小欢。然后就走了。我在心里笑,这老妇人真有意思,以后再见面,难道我要叫她小欢?

2

这之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下楼时常看到老妇人坐在沙发里剪指甲,我跟她打招呼,她也不大搭理,很专注的样子。

我找了新的单位,我是想彻底摆脱女友促狭的猜测。我又买了手机,换了新号码。

一个星期后的周末,我刚下楼就听到院里开门的声音,然后一个女孩出现在我面前。她的嘴巴张得有鸡蛋大,瞪着我,好久才说:你是谁?说着,抓起身边的扫帚举在半空防贼似的。我赶紧说:你是房东大妈的亲戚吧?听我这样说,她的嘴巴张得更大了,足以放进两个鸡蛋似的:什么房东大妈啊,这是我的房子。我爸妈搬去深圳,我自己在这儿住。这个假期我去深圳玩了一个多月,哪儿来的房东大妈。

这是怎么回事,我赶忙跑回屋里,却哪里也找不到那个老妇人。可是她明明就常常坐在那个沙发里剪指甲,剪得那样专注。

好说歹说,最后我还是住在这里。她叫梁桢如,在附近一家幼儿园工作。

3

桢如带朋友来家里玩时,我正在一楼客厅浇花,突然看到花盆的泥土里有一个埋了一截的指甲,然后我用工具在泥土里找到许多指甲。我吓得倒退好几步,桢如问我怎么了,我回过头问她:这房子真是你自己住。

她一扬头,说:神经啊,当然不是了。顿了顿又笑着说:我跟你一起住啊。

可这些指甲?我不敢想下去,也不敢告诉桢如。这时她朋友说:小欢,你这房客真好玩。手里的水壶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我说:你叫小欢?

桢如皱着眉:你怎么了今天,这么神经。我当然叫小欢了,小名。

夜里我早早爬上床,桢如敲门,我也不理。想起我那三个丢了的手机和那场倾注我真心的爱,想念那个811。不知道消号后,那个号码有没有人再用。于是,便有了拨那个号码的冲动,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您拨的号码不存在。我刚要放下手机,这时里面传出声音来:小欢,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出让的,只有爱不能。心里咯噔一下,手心冰凉,因为说话的分明是米蓓的声音。

这时一股力量把我努力拖下床,然后一阵头眩目晕,眼前一片黑,眼睛睁不开。好久,我才有了力气,睁开眼。我竟趴在地上,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屋里透着一点点月光,这时窗户开了,进来一个女人,我目瞪口呆,是小欢。她像看不见我一样,从我面前经过,突然又回过头,对着桌子上的镜框呆望一会,然后眼里冒着仇恨一样的火,狠狠地将镜框扣倒……这一幕,这一幕不正是女友对我讲起的吗?我尾随小欢而去,她轻轻打开一个房间的门,猫一样地缩进去。里面随即传出一声尖叫,然后台灯亮了。我也随着进去,看到米蓓一脸惊恐地缩在床头。

小欢走到梳妆台,拿起指甲剪,在眼前晃了晃,然后对着米蓓修起指甲来,她的指甲很长,透着冰冷的光。她说:米蓓,你知道吗,那个晚上我趁他睡着钻进他的床上,我在他后背抓过一道血痕,他睡得好安祥啊,竟翻了个身又睡着了。第二天醒时他发现我,我告诉他他喝醉了,非要和我……那时他看到我的指甲,他说我的指甲好长好美,那个上午,我们一直在床上缠绵不休。

米蓓哆嗦着说:我不相信。小欢继续修指甲,然后把手举起来说:米蓓,你看我的指甲是不是很长,你知道吗,它除了可以勾引男人,还可以……她顿了顿,眼里露出凶光,说:还可以用来把你的心掏出来喂狗。

说着,小欢猝不及防地冲过去,在米蓓的胸前乱抓起来。我大叫着也要冲过去……然后一个趔趄,我摔倒了。等我在醒时,屋里没有一个人,只有一封信,是米蓓写的,信中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我终于明白,原来你可以失踪这么久,是因为你的心丢了,丢到另一个女人身上。落款日期是,1944年8月11日。

我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冲上街,可一切是这样的陌生,我只看到我冲出来的那座公寓门口的墙上写着:合欢街811号。我再次感觉头眩目晕,感觉有人不停地在摇晃我的身体。等我睁开眼,我看到桢如,抓起她的胳膊失声痛哭起来:小欢,你把米蓓怎么了?小欢也尖叫起来:你弄疼我了。

我这才松开手,看到外面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我这才知道,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小欢起身整理好衣服,我感觉背后火辣辣地疼,然后就不经意地看到小欢长长的指甲,涂着白色的指甲油,发着清凉的光。我问小欢:你在我背后抓出血痕了是吧?小欢有些害羞,低着头说:昨晚你把人家抱得好紧,后来我就情不自禁地抓到你的后背了。

4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问小欢说:现在是哪一年?小欢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我,说:你又发什么神经,当然是2004年了。我问现在是多少号,小欢说,8月11号啊。

我把头掩在两掌间,我理不出头绪,头疼欲裂。1944年到现在,刚好是60年,那个老妇人的年龄。我再也待不下去了,一个人冲上街,小欢在身后喊着什么。

冲到街上,我发疯一样地顺着街跑去,许多人正在不停地挖地基,要修路的样子,我费好大劲在他们忙碌的身影里挤过去。打了车,到了我和米蓓以前的住所。

打开门的那一刻,米蓓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抬起眼看我,脸上挂着一串串的泪珠。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米蓓抱在怀里,紧紧地。许久之后,米蓓拍拍我的后背,我疼的缩了一下,米蓓没有发觉。她只是流着泪说:你终于回来了,你再晚一步,我就走了。

我拿起她正写的信,上面只有几个字:我终于明白……我问米蓓说,你后面是不是想说:原来你可以失踪这么久,是因为你的心丢了,丢到另一个女人身上。米蓓不解地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吻米蓓的额头说:手机丢了,号码可以找回来。而爱情丢了,心就再也找不回了。所以,我不能把我的爱情弄丢了。

我没有跟米蓓讲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我希望那只是一场恶梦。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当地电视台正在播放一条新闻:西郊永兴街经过三个月的大手术,终于以全新的面貌展现给我们,街边的合欢树仍保存原样,那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所以根据部分市民提议,街道自通行后正式更名为合欢街,所有沿街住房根据统一规划重新排了门牌号。

然后记者采访了街上的住户,镜头里出现了小欢,记者问她现在对新的街道有什么感受,小欢说:街道变漂亮了,连我的门牌号也变了,我们也将迎接新的生活了。这时,镜头里出现了小欢的门牌号:合欢街811号。

女性癫痫病怎么治疗好
癫痫病对人体的危害有多大
治疗小孩轻微癫痫的费用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