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处女幼女 >> 正文

【菊韵小说】雀殇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孔雀喑哑的喉咙呜咽着,向东南方飞去,他的翅膀失却了往日的潇洒飘逸矫健美丽,飞的低沉滞重呆板迟缓,每飞数里,便引颈回首,在空中盘盘旋旋,目光向着雌孔雀消失的地方呜咽几声,美丽的羽毛掩饰不住身体的颤抖,哀怨的眼神涨溢着心底的剧痛。

当人们从冰冷的清池中打捞起兰芝的时候,她已经久久地闭上了那双明净的眸子,苍白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愁容,面目那么的安详宁静,隐隐间似乎还透着一种放松和满足。

看着院中陈放的兰芝的遗体,看着这张湿冷而异常秀美的容颜,义郎心里万分懊恼,当初父亲派人到刘家提亲,他在家心里紧张而热切的盼望着,当府臣兴冲冲的回来告之,刘家兄长已经爽快许嫁时,义郎明白美丽的梦终于可以实现了,心仪已久的兰芝可以做自己的新娘了。可怎么也没想到婚事却成了丧事,义郎怎么也不明白兰芝竟会有如此烈性的行为,刚才还在斯斯文文,柔柔顺顺的拜堂,转眼就举身自赴清池。兰芝啊兰芝,你不是心甘情愿嫁过来的吗?不愿意嫁为什么要答应?既然答应了,为什么又会作出如此剧烈的事情?原来只了解兰芝貌比罗敷,艳若桃李,岂成想她竟然刚烈至此。看着院子里人们的烦扰忙乱,义郎心乱如嘛,揪心如焚。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义郎还在书房里徘徊,这时前庭传来一个消息:兰芝前夫焦仲卿自缢于庭树。义郎突然间一切全明白了,头脑中的乱麻瞬间完全垂顺。

“兰芝呀兰芝,既然你与前夫情未了,你可以闺阁中静心以待,为什么要答应这门亲事?没有人逼迫你呀?!尽管我想你念你,我决不勉强你。现在你自赴黄泉而去,把不尽的疼痛留在了我的心里,把不堪的后事留给我的父亲母亲,这后果叫他们如何收拾啊!”

“公子,你休息一会儿吧,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就这样一动不动坐着,早饭时间都过了许久了,你不吃也不睡,怎么能行呢?”仆女端着茶水走进来,无奈地摇着头望着桌上早已经冰冷的粥和点心。

义郎抬头看了看仆女,又看了看窗外的天,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自言自语:“我要见父亲,我见父亲去。”

义郎摇晃一下站起来,踉踉跄跄往外奔去。

“父亲!”义郎看到的是府台大人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五郎呀五郎,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就说嘛,啊?那被休的女子怎么可以娶进家门?可是你,你偏要,你偏要说他是你梦寐以求的新娘,你执意要求亲,执意要娶!咳唉!这下可好,看你如何收拾!”

“父亲,是孩儿不孝,让门庭蒙耻,让父母含羞!”义郎长跪于父亲面前,满面愧疚。

“你呀!……”府台大人长叹一声,背过脸去。

义郎沉默许久,才幽幽的说:“父亲,你可知道,当孩儿第一次见到兰芝的时候,是怎样一种震撼,指若葱根,口若朱丹,纤纤细步,精妙无双。父亲,兰芝的眼睛是那样纯净,清澈如水,神情是那么淡定自若,一看就是温婉贤淑的好女子呀,千万种结局都想过,就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父亲,是孩儿对不起您!”

“后事该怎么办!”父亲对着墙壁说话。

“父亲,刘家、焦家……人都来了,闹腾了一夜。父亲,不孝孩儿斗胆再求您一件事。”

“说!”

“既然他们要求合葬,父亲您……您……就成全了……他们吧。”

府君大人背对着义郎,久久没有出声。

“父亲大人,孩儿求您啦!”

……

“父亲大人,孩儿求您啦!”

……

时间仿佛凝滞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见府君一直紧握着的拳头沉沉的擂在案角,“如此也罢……”,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让……刘家……拉回兰芝,允许……与焦家公子……合……葬!”

义郎闭着的眼睛足有十秒钟没有睁开,然后使劲抿了一下嘴唇,嘴角颤抖了几次,想说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出来,只给父亲的背影一个深深的叩首,而后就倒在了地上。

……

七天以后,义郎站在墓前。

坟墓的四周是高大的松柏和梧桐,叶叶覆盖,枝枝交通。繁密的枝叶挡住了昏黄的日光,袅袅的纸钱在枝桠间翩然。忽然,头顶上传来几声嘶哑的鸣叫,义郎抬头,是两只形似鸳鸯的鸟儿,扑棱棱飞起,站到另一个枝上去了。它们依偎着,鸣叫着,声音时断时续,时高时底,时而扬扬,时而呜呜,一应一和,说不清是歌还是泣,是呼唤还是叮咛……

一只鸟儿飞起来,在义郎顶上盘旋两周,轻轻的稳稳的落在义郎的肩头,义郎缓缓伸出手,轻柔地拍拍鸟儿的脊背,捏捏那细细的脚茎脚爪,小鸟跳到了义郎的手上,两只黑豆似的眼睛看着义郎,似乎诉说着什么。义郎的手从鸟儿的头、颈、背、尾轻轻滑过,然后手一扬,小鸟儿飞上了天空……

一片羽毛慢慢坠下,落在义郎掌心……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
癫痫病会突然尖叫吗
北京哪里可以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