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厨房垃圾处理设备 >> 正文

【流年】韵妮(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韵妮的嘴角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个笑意来——从玻璃门看过去,靠着窗子的座位里坐着一个人。韵妮推开玻璃门,络腮胡子冲韵妮挥挥手,韵妮唇边的笑意加深了,但她只略点点头,便走向了自己经常坐的位子,抬眼,是一个略微有些弓着的后背。不知道怎么,韵妮暗暗叹口气,忙正了正身子,打开了包。

韵妮一直是循规蹈矩的人,年少轻狂的年纪里也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有时候,韵妮想起来不免会有些淡淡的惆怅——一辈子就这么平淡?白开水似的。可是日子不是白开水又能怎样?歌词里不都唱“平平淡淡才是真”么?韵妮到底又微微撇了嘴,过分平淡了也是可怕的。有时候,韵妮会怀疑是不是自小家教过严了些?个性生生被扼杀掉了?可是,韵妮又摇头。是的呢,姊妹三个,只有韵妮这样,那两个虽然还不至于石猴子孙悟空那样,到底是一路飞扬肆意地走了来的,即便如今三十多岁马上跨入四字头的年纪了,依旧洒脱的如同青春期的少女,煲个电话粥都“咯咯咯”地笑个不住,家长里短的鸡毛蒜皮都是女孩子一般似的,声音又清清脆的,生生叫韵妮羡慕不已,不由得就会想起来那一句老话: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韵妮跟姊妹相像的地方不那么多。韵妮想着姐妹两个,不由得嘴角边微微浮起一个笑意来,她们姐妹三个的感情很要好,尽管天各一方的各自过了日子。韵妮又叹口气,看看玻璃窗外。窗外的天空蓝得叫人心生喜悦,韵妮脸上的笑意微微加深了,上网看新闻说国内的污染太厉害,煲电话粥姐妹两个也总是抱怨如今都快忘记什么叫“今夜星光灿烂”了。韵妮再看一眼窗外的蓝天,目光收回来的时候,浅浅地楞了一下,前边座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韵妮脸上的笑一点点消失了——心里有些惘惘的,莫名其妙。

韵妮跟随丈夫出国已经十年了。十年,韵妮一点点地融入了这个国家,日子过得跟其他人并没有任何不同,到了礼拜日也会例行公事一样的去到教会worship——韵妮入境随俗的成了基督教徒。曾经最难熬的一段时期教会是韵妮最愿意去的地方,过了那一段之后,韵妮也就真的成了虔诚的基督徒了,但韵妮也只是在教会里才跟教友们一道,但她并不跟哪一个特别热络,尽管教会里也有几个国人的面孔。韵妮的生活简单平静,太波澜不惊了,韵妮有时候会暗暗叹息一声,有些无奈,过往的事情会若隐若现。

韵妮是那种让男人娶回家之后就会时时不放心的女人——她生得太好了一些。自小姊妹三个数她最美,出去常常会有男孩子跟在她身后,让她害怕的什么似的,父母曾经轮流着接送她上下学。母亲更是时常就要叮嘱她:韵妮,女孩子可一定要自重哦。爸爸妈妈不想老师找到家里来。韵妮就红了脸,心里又委屈,从来没有像有的女孩子那样主动招惹过那些个男生,谁知道他们怎么回事。但是,这话跟母亲却说不得,越解释倒反而越心里有鬼似的。只能转过身苦着一张俏脸儿看着姐妹俩,姐妹俩脸上也分不清是什么表情,眼睛里却依旧隐隐有些疑惑,韵妮感觉很失望,渐渐地跟姐妹俩就不那么亲近了,人也安静沉默了许多。后来,大学里韵妮在一众追求者当中选择了丈夫,毕了业立刻结了婚,也是不得已,丈夫已经获得了奖学金马上要出国了,又不想放开手将那么美丽的韵妮拱手便宜了其他男人。出国前夕丈夫好像录音机似的反复播放着同样的话:韵妮,我出去后会立刻给你申请陪读。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实在不放心你,你一个人。韵妮心里有些不快,丈夫话里的意思她很清楚,怕他不在的时候有其他男人乘机而入的占了他的位子。韵妮看着丈夫,眼睛深处有些淡淡的轻藐:我会很好的照顾我自己的。你放心!丈夫到底还是半信半疑地上了飞机,不过倒也办事能力足够,没有一年韵妮就买了一张单程的飞机票,然后在父母姐妹的泪眼当中登上了飞机。

韵妮看看窗外,大朵大朵形状各异的云朵煞是好看,韵妮的嘴角不自主的往上弯了弯,但立刻又想起来什么似的,两道秀气的眉微微往一起聚了聚,唇边的笑意变得僵硬起来。

其实,韵妮刚出国的时候也想过申请读书的,但不想到根本没有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倒反而一次次的申请未果将她原有的自信打击的一塌糊涂的,丈夫看不过去了,来了一句:不念书就不念书,女人嘛,念书多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用。韵妮气结了,却又反驳不得什么,只好作罢。但是,尽管韵妮申请念书不成功,倒让大学里很多人知道了她——她实在是美人儿。东方人到西方的多了,西人渐渐的也能够知道什么样的东方女人是美的了,尽管西人眼睛里的东方美跟东方人眼睛里的东方美还是有差异,韵妮却是没有多少异议的美人儿。有一段时期韵妮总能够收到鲜花,邮箱里(韵妮简直不能够明白她的私人信箱怎么会那么多人知道?)时不常的就会有写着热辣辣的句子的email,这样的邮件韵妮一般不看就直接delete了,当然,她也并没有告诉了丈夫。韵妮想只要自己身子正,影子怎么会歪?况且,丈夫一直都有些不放心,好像韵妮天生就是要红杏出墙的女人似的。韵妮一想到这一点就不痛快,难道女人生的好些就注定是荡妇?丈夫看着韵妮:咱们要个孩子吧?反正你待着也是待着。韵妮迎了丈夫的目光,丈夫却飞快将目光转移到了百叶窗上,午后的阳光正透过百叶窗照进房间,墙上一条一条的,好像波浪。

韵妮生产的时候狠遭了点儿罪,这让她后来每每提到生孩子就有些咬牙切齿的,但她也先后生了两个。婆婆一家都很看重儿子,第一胎韵妮生的是女儿,国内的公婆电话里头就明显不那么开心,只淡淡的几句:哦,女儿好,女儿是爸爸妈妈的贴身小棉袄嘛。多给韵妮补补,月子要当心,不要落下什么毛病,以后再生就不会有麻烦。韵妮简直委屈的要哭出来了,娘家妈就不一样,全是关切。当然,丈夫尽管没有说什么,韵妮也感觉的出来他的失望,这更让韵妮生气,奶水不好,女儿总有些营养不良似的。到儿子出生婆婆听见了立刻就要来,韵妮却礼貌不失坚决地拒绝了:妈,我们可以自己带的。宝宝很结实,我的奶水也好。累是有些累,但这里人都这样。婆婆很不快,丈夫也知道是自己的爹娘不对在前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够帮着韵妮带孩子,整日累得筋疲力尽的,看韵妮的目光里总带些不满,韵妮却只当作不看见,咬了牙坚持:权当作减肥了。也是,韵妮生了两个孩子,却依旧苗条的好像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似的,虽说皮肤没有从前那样油光水滑似的绷得紧紧的,到底也不看见一道皱纹,出去了见了人总还被看作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韵妮也知道西人对于东方人的年纪总是很糊涂,就好像东方人对于西方人其实也不了解,东方人也不大分得清一个十八岁跟一个四五十岁的白种女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很多人只看外表实在看不出有多大区别。刚开始去教会的时候总有人会惊讶韵妮竟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曾经有教友就惊呼:韵妮,他们真的是你的孩子?韵妮开心又得意地笑: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别人的?看,我女儿跟我多像。韵妮的女儿自小就是美人坯子。

韵妮端起咖啡杯啜了一小口咖啡,略攒了下眉——今天咖啡只加了半袋糖。早起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丈夫有些不快,嘴巴里嘀嘀咕咕的,看韵妮的眼神也有些闪闪烁烁的。韵妮就起了反感,丈夫这样最叫她恼火——总防了贼似的防了什么,好像韵妮真的做了什么。韵妮不动声色,只安静地看着丈夫,丈夫也就只好草草吃了早饭,然后招呼两个孩子:今天爸爸送你们上学。车子拐了个弯不看见了,韵妮坐在餐桌前却有些精疲力尽似的。

韵妮从咖啡杯的边缘看过去,呆了一下——一座肉的小山赫然进入了瞳孔里,这过国家的人胖子实在多。韵妮正要低下头去,一张脸转了过来:嗨!又见面了。红红的胖脸上五官立刻往中间的鼻子靠拢过去,一口牙倒是白晃晃的。韵妮忙摆摆手,笑着。韵妮转头看看窗外,天空里的云比刚才更多了,变得有些灰色,这里的天气总是说下雨就下雨,完全用不着跟人商量似的,跟这里的人倒有些像。

韵妮又看一眼前边的座位,不知道怎地,一个念头跳进了脑子里:小半辈子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去了呀。韵妮的眉间动了动,立刻心里就有些惘惘的……

重庆到哪看癫痫病好
哪些情况会诱发癫痫病
癫痫的早期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