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厨房垃圾处理设备 >> 正文

【江南小说】天桥上的女生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程凯经常见到一个女生。只要是不下雨的天气,女生总会早早地来到人行天桥,挑一个合适的位置,摆起地摊。女生卖的东西很多,大部分是小件的,如钱包、手机壳、钥匙圈等。她很安静,不太会招揽客人,比起对面热情的卖衣服的大姐,生意自是冷清许多。程凯每天下班后都要走过这座天桥。他时常会帮衬着买些小东西,即便那些东西他用不上。

一天晚上,天阴沉沉的,间或闪过几道亮目的闪电。天桥上,过往行人步履匆匆,摊主们也无心生意,各自拖着装满商品的大袋子离开。大雨伴随着越来越响的雷声而至。程凯走上天桥时,雨水已把他的裤腿打湿。在女生摆摊的地方,坐着一个人,没有撑伞,仅用外套上的帽子盖住头。她的前方,一把撑开的伞放在地面。女生双手抱着膝盖,一眼不眨地看着伞下那一小块不被雨淋的地方。

程凯走到女生身边,蹲下来,把伞下的空间让一半给她。女生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些惊讶。程凯稍探过头看向伞下,原来那里有一只小猫在躲雨。小猫很小,大概只有巴掌大,被雨淋湿的白毛黏在一起,可怜得很。程凯又看看女生。她的长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模样也颇为狼狈。

程凯说:“下这么大的雨,找个地方躲躲吧。”

女生说:“我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能去。”

全身几乎都被淋湿了,程凯干脆也坐了下来。“把它带回家去吧。这么淋下去,迟早会生病的。”

女生摇摇头,“我家不能养猫。”

雨越下越大,程凯干脆把伞塞到女生手中,俯下身把瑟瑟发抖的小猫抱进怀里,再顺手拿起放在地面的伞。“去我家吧。”

说完,自顾自地走开了。女生没有说话,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来到程凯家中,女生站在门口,神情犹豫。

程凯小心地把猫放到女生手中,领着女生坐到沙发上,端上一杯热水,再递上一条干净的毛巾。“赶紧擦擦,别感冒了。”

从女生手中接过小猫,程凯随意地坐到地上,用毛巾把小家伙裹着,找出吹风机吹干它的身子。

见程凯的动作熟练,女生好奇地问:“你养过猫吗?”

“养过,不过走丢了。那是个淘气的小家伙。”程凯收好吹风机,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一包猫粮,仔细地弄碎了才递到小猫面前。

饿坏了的小家伙凑上前去闻了闻,确定是吃的以后,才放心地伸出小舌头。程凯又给小猫摆上一碗水,笑着说:“幸好这小家伙不怕生人,不然就难伺候了。”

女生也笑了。程凯这才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很是好看。女生攥了攥手中的毛巾,考虑许久,才问:“你能养它吗?”

程凯看向女生,看出了她眼底流露的既期盼又羞涩的情绪。他为女生续上一杯水,说:“当然可以,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你以后可以常来看它。”

“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女生激动地握着程凯的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脸上产生如此大的情绪变化。他想,这应该是个好的现象吧。

(二)

由于小猫的关系,程凯和女生渐渐熟络起来。他知道女生叫叶昕,是个孤儿,五岁时被现在的父母领养。考大学的时候选择了这个城市,从大学起开始摆地摊,自力更生。今年大四,面临着考研还是工作的抉择。

程凯曾问她,为什么出来摆摊。

叶昕说:“摆摊很好啊,既可以赚钱,又可以积攒社会经验,还能见识不同的人,对我的专业也有帮助。”见程凯的神情似有几分怜悯之意,她笑道:“你不用可怜我。我的处境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窘迫。我的父母很疼我,我的弟弟也喜欢我这个姐姐。自从被他们收养后,我的生命中没有任何的不幸。出来摆摊,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愿。刚开始,他们不支持我。现在,他们会给我提供一些货源。”

曾经有一段时间,程凯一度认为叶昕是个稍有些自闭的女生,不爱说话,也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只是安静地坐着,看看书或者玩手机。和叶昕成为朋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叶昕乐观、聪明,肯坚持,最重要的是,她愿意脚踏实地地往前走。这样的叶昕,程凯认为她应该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于是,程凯试着帮助叶昕,从很小的事情开始。

叶昕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生,不容易接受他人的帮助。在她看来,无条件的帮助是一种掩饰过的施舍。孤儿院的那段日子,令她厌恶被人施舍的感觉。当程凯下班后帮着她摆摊时,叶昕严词拒绝过好几次。无奈程凯任性而为,叶昕只能顺了他意。

六月,叶昕毕业了。她选择了就业。经过层层笔试和面试,她进入了一间跨国公司。能得到这样一个职位,对于算是社会新鲜人的叶昕来说,实属不易。叶昕很高兴。她特意去市场买了很多菜,准备晚上和程凯庆祝。

程凯听到这个消息,自然兴奋。趁着叶昕在厨房忙碌时,他走进卧室,关上门,打电话给一个朋友。出来的时候,他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令叶昕颇为好奇。

“终于签下了一张大单吗?”除了这个,叶昕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令程凯露出似是忐忑许久后终于放下心的安定表情。

“比签下一张大单更令人兴奋。”程凯坐到餐桌边,把试图跳上桌面的小猫抱到怀中。他揉揉小猫的脑袋,对叶昕说:“明天有空吗?一起带小家伙去医院做检查吧。”

“好。”叶昕把小猫放到桌面,给它夹上几样能吃上一点的菜。小猫才安静地蹲在一边。

(三)

正式工作后,叶昕变得很忙,经常要晚上十点才回到家。程凯反而清闲下来,每天准时上下班。回家后,做好饭菜,给叶昕留下一份,他就和小猫在客厅里安静地吃晚餐。一间房子,一人一猫,显得有些冷清。

叶昕毕业后,以女朋友的名义,住进了程凯家中。没有找到工作之前,她晚上照旧出去摆摊,白天则留在家中搞搞卫生,做做饭,逗逗猫。周末的时候,他们会到附近走走。日子虽简单,却也充实。

现在,叶昕工作了。她刚进公司就有一位资深的前辈带着,所以,适应得很快,工作得颇为顺利。同期进去的三个人中,她是最受重视的,升迁得也特别快。一切进行得太顺利,她受宠若惊,也表示过怀疑,甚至问过那位前辈为什么会愿意亲自带她。传闻中,这位资深前辈从不带新人。

对于她的疑问,前辈只是一笑而过。他拍拍叶昕的肩膀,说:“有时候,没必要什么事情都弄清楚。于你,遇上我,是幸运。于我,大概是哪根筋搭错线了,说好听点,就是缘分。”

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叶昕曾跟程凯提过,程凯也说,大概真的是缘分吧。

半年后,叶昕回家过年,程凯则留在城里陪父母过节。初五那天,他约了一个好友在咖啡店碰面。赶到时,好友已神态悠然地坐在角落的位置。

“替你叫了杯蓝山。”刚坐下,服务员便送上一杯咖啡。

“谢谢。”程凯解下围巾,放到一边,递给好友一个沉甸甸的袋子,“给你的。”

毫无意外看到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林臻笑道:“为了叶昕,值得吗?”

“值得。”程凯看着他,眼神坚定。

“叶昕不错,是棵好苗子。”林臻正是那位跟叶昕有缘的前辈。只是,叶昕不知,这份缘分是程凯在其中牵线搭桥才造就的。

“她一直很优秀。”程凯的语气中有毫不掩饰的骄傲。

“你可有想过,你把她捧得越高,她会飞得越远。终有一天,她会远走高飞。”林臻深知,对叶昕,程凯一心一意为她好,用自己的羽翼,带她飞往辽阔的天空。可是,叶昕不是折翅的一味寻求护荫的女生。她会不断飞往更为广阔的天空,而那片天空,程凯无法触及。他甚至能预见程凯未来的伤心。

“没关系,我会等她。”关于两人的未来,程凯早有预想。

“如果她一直不回来呢?”

“应该会一直等下去吧。毕竟,三十年来,我只遇见过这么一个让我执着的人。”

林臻摇摇头,不再规劝。恋爱中的人都是疯子。他想,这句话真是太对了。

(四)

林臻的担心变为现实。公司将派人到总公司受训,考核通过的话,将会留在总公司工作。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落到了叶昕头上。收到通知时,叶昕愣了许久,看了又看上面的名字,才确认是自己的。她找到林臻,小声问:“是您推荐我的吗?”

林臻否认。他怎么可能会推荐,他恨不得篡改这份通知。无奈这次选拔的人员从年资较浅的员工中产生,出众的叶昕怎可落单。他只能叹气,语重心长地说:“叶昕,你一定要考虑清楚。人这一辈子拥有的东西有限,能到一些必然要放弃一些。你要好好衡量,放弃的和得到的是否一样重要。”

满怀心事的叶昕回到家中,把通知拿给程凯看。程凯很高兴,不停鼓励她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叶昕把程凯拉到身边,一眼不眨地看着他,问:“程凯,你真的想让我去国外吗?”

“当然。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是吗?”

叶昕点头。无可否认,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得到这么一个机会,她应该把握的,不是吗?可是,内心深处似乎有一种情绪被压抑着。她有些难受。但是,看到程凯对她寄予希望,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离别的日子很快来临。程凯开车送叶昕去机场,还不忘把小猫也带上。似乎感受到离别的气氛,平日里活泼的小猫安静地窝在叶昕腿上,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她的手背。

叶昕有一下没一下地替小猫顺毛,“等我回来,它都长成大猫了。”

“我会照顾好它。你过去那边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工作时别太拼命了,要注意休息。”

“嗯。”叶昕点点头,鼻头涌起一股酸意。她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害怕泪先落,只能沉默地望向窗外。

坐上飞机,叶昕望向窗外,想念着应该还留在机场里的程凯和小猫。两人两年来的相处画面如电影般在脑内放映。泪,终于滑落。在飞机起飞的一刻,心底翻涌的情绪终于浮现,那是一种类似后悔的苦涩滋味。

(五)

五年了。叶昕离开整整五年了。刚开始三年,叶昕会飞回来看望程凯。程凯也会趁着假期飞过去探望叶昕。只是,近两年,两人的工作越来越忙,互相探望的机会越来越少,连电话也少了,更多的沟通方式是邮件。

凌晨一点,程凯还在办公室里。早已长大的小猫窝在办公桌的一角,睡得正香。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想着远方那许久未见的人儿。

时间和距离能把浓烈的感情冲淡。程凯不知道,他和叶昕的感情还能坚持多久。他能感觉到,他和叶昕的话题越来越少,通电话的时间越来越短,现在,甚至连邮件也不知该写些什么了。那个被他一手捧上天空的女生,现已翱翔在没有他的空中。程凯在等待,等待叶昕给出一个决定。无论这个决定是好是坏,他都愿意接受。

林臻曾笑他痴情,他沉默以对。他觉得自己算不上痴情,只是遇上了一个放不开的人罢了。他像一只风筝,线的一头在叶昕手中拽着,是收是放,全凭叶昕决定。

一个阴沉的下午,程凯难得准时下班。他走出电梯,看到家门前坐着一个人。记忆一下子回到七年前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那时候的叶昕,就是这样孤零零地坐在天桥上。

听到脚步声,坐着的人抬起头,笑道:“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好久。”

久违的撒娇的语气传入耳中,程凯愣在了原地。叶昕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叶昕扶着门站起来,走到程凯面前,挽着他的手,说:“你什么时候把门锁换了,害我在门外等了好久。”

身体的温度从手臂处传来,熟悉的香味飘散在身边,突然,程凯转身紧紧地抱住叶昕,激动得不能言语。

叶昕拍拍程凯的背,泪水无声滑落。“程凯,我辞职了。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了。”在国外的五年,叶昕过得并不快乐,虽然事业成功,却无人分享。她怀念那段在天桥摆摊的日子,虽然收入不高,却可以和程凯分享其中的点点滴滴。她曾经以为,独立和自由是最重要的。花了很长时间,她才明白,原来默默守候着她的程凯才是最重要的。

“回来就好。”程凯说。

打开门,叶昕抱起等在门边的大猫,笑着对程凯说:“如果我回去天桥上摆摊,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你喜欢就好。”这就是程凯,只要是叶昕想做的,他一定无条件支持。

“傻瓜。”叶昕依偎在程凯怀中,轻声道。

导致老年患上癫痫病的原因
遂宁癫痫病研究所
什么是癫痫病症状

友情链接:

将心比心网 | 法语专业考研 | 胜者为王笔 | 人蛇大战在线观看 | 韩剧搞笑电影 | 油漆材料 | 红的繁体字怎么写